你能成功轉專業,都要感謝CSM這個設計未來的學科!

關於

充滿困惑的學生們問過很多問題

英美國家大部分院校都允許學生轉專業

雖然轉專業可以帶來很多優勢,比如有非轉專業學生不具備的技能

結合多門學科帶來的有趣融合,未來就業上的更多可能

但轉專業也將面臨缺乏必備專業知識等問題

那麼,大家有沒有好奇過?是

開啟了轉專業的先河?

答案就是:

今天,我們有幸採訪到MA Material Future系主任:

Kieren Jones

他將和我們一同探討關於

Kieren Jones-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未來材料系主任

Kieren Jones 曾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產品設計專業、巴斯藝術大學純藝專業、布萊頓大學3D設計專業就讀,現任職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未來材料系。從Kieren 學生時期的經歷來看,我們就能發現

Kieren Jones還是是一位屢獲殊榮的他的Sea Chair項目曾被提名為Design Museum的年度設計獎,並獲得了皇家藝術學院的Sustain Award。

Kieren Jones “Sea Chair”
Kieren Jones “Chicken Project”
Kieren Jones “Models of the 16 Decade Volcanoes”

Kieren 還是FACULTY 是一個專門從事策劃、設計和製作的FACULTY 總部設在倫敦,工作室會根據建築環境為各種規模的建築提出設計方案。通過這些工作,Kieren的研究領域也延伸到了工業生產和工藝等方面,他非常樂於跨學科去探索這些概念。

很多考慮轉專業的同學可能都擔心過,轉專業是否會影響以後就業的問題,擔心自己畢業後進入對口的行業後,會不會在專業度上輸給精於某一專業的畢業生。但是其實在未來就業上,

科X上網


在本次的採訪開始之前

Kieren Jones 首先介紹了

MA Material Future是一門為期兩年的碩士課程,旨在通過跨學科實踐和專家合作來探索我們未來的生活方式。

MA Material Future

聽上去是不是很像關於材料的一門學科?如果這樣想,你可就大錯特錯了,其實這門課程也是關於產品設計的,很像我們之前說過的MA Industrial Design。

MA Material Future課程

MA Material Future課程以“materiality”為設計過程的起點,簡單從從字面上理解,就是整合我們可以觸摸、感受、互動和觀察到的東西,

Kieren Jones教授在展示學生作業

MA Material Future鼓勵採用多學科的設計思維,這個專業的

在MA Material Future這門課程裡,在學習中, 學生將與工業設計碩士、陶瓷設計碩士、家具或珠寶設計碩士和平面設計碩士等專業的學生合作。

“僅以2018年舉例,這一年的學生來自工科,計算機學,考古學,紡織與時尚,歷史, 建築學…”

“這是去年的案例哦,我可不會拿20年前的數據說事兒。”

Kieren Jones辦公室一角

Kieren Jones問答:

請問MA Material Future每年錄取多少學生呢?申請人數是多少呢?

大概25個人左右,申請人數大約是300人。

請問我們課程與工業設計(Industrial design)有什麼區別嗎?

我們兩個專業非常相似,說實話,我和Nick(Industrial design 系主任)關係還非常不錯。 Industrial design主要強調通過工業上的設計手段來表達想法,我們的手段多種多樣,可以說,我們的覆蓋面更加廣一些。

所以學生經常會申請這兩個專業對嗎(MA Material Future 和MA Industrial design)?

對的,這種情況很常見,有的時候其實你的招生官更清楚你適合走哪一條路,我不是那種看到學生申請了兩個專業就不開心,把學生申請團成一團扔到垃圾桶的人;相反,我會認真分析學生的作品以及未來可能的發展情況,如果我覺得學生更適合另一個專業而不是我的專業,我會直接和另一個系主任說推薦的。

您的畢業生都從事什麼樣的工作?

很多畢業生開創了自己的工作室,還有一些人不僅在創意產業的前沿工作,而且在全球領先的實驗室、研究中心和創意初創公司工作。很多人繼續讀了博士,順便說一句,我們專業讀博士的比率是整個學校最高的。

咱們專業有什麼樣的優勢嗎?

我們可以參加任意的workshop去獲取你想要的知識,我們是整個學校唯一的擁有自己工作室的專業,比如,你上學時,需要和其他專業的人共用工作室吧。 (Kieren看著我微笑著說)

怎樣的作品集是在您眼中是優秀的作品集?

想法,不是技術。我還記得我有一個學生,來上學的時候是50歲,她幾乎沒有什麼設計上的背景,提交的作品集也是東拼西湊,但我依然被打動了,有的時候你是能從作品集中讀出一個人的靈魂的,你能感覺到她是真的真的有強烈的慾望想要學習這個領域。還有的學生提交的作品集精美極了,但是沒有思想,沒有靈魂在作品後面。想好你想要表達什麼,這對作品集來講,至關重要。


學生優秀作品

- - 1 - -

對垃圾處理的思考: “外國垃圾”

在優秀碩士畢業生KatieMayBoyd的畢業作品“外國垃圾”(ForeignGarbage)中,他設計的“貓”成為了塑料垃圾的象徵。

在歷史上,英國曾經將30%的垃圾運往台灣處理,直到一項禁止進口所有“外國垃圾”的禁令頒布,這種處理方式才得到改善。在Katie看來,傳統處理方法是十分荒謬的,所以她開發了一種替代回收方法,以表達她對傳統對塑料的處理方法的異議。

Katie 表示“項目的一半時間裡我都在開發一個程序,這個程序可以回收膨脹聚苯乙烯,在此之前,英國沒有人做過。根據這一點,我開始設計可以利用這種材料製造的產品,把垃圾處理器變成一個更加日常又實用的東西。我認為人類需要解決自身消費行為帶來的負面影響,需要更多地分析我們日常所使用的商品,並且做好分類工作。”

- - 2 - -

“人性化”設備所帶來的倫理和道德影響

“嘿,谷歌,你的夢想是什麼?'

“我一直想和Stevie wonder唱二重唱…”

隨著人工智能(AI)越來越多地進入社會,我們關於“人”的概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最近,新的個人智能助理(PIA)如:谷歌之家(Google Home)、亞馬遜(Amazon)的亞Alexa、蘋果(Apple)的Siri等智能主力的出現,進一步加劇了這一現象,消費者可以將其視為人類的物品或朋友。在所有這些機器中,最關鍵的人性化表現因素是語音接口,可以說這一點是讓機器更像人類的最具說服力的技術之一。

聖馬丁碩士畢業生Davide試圖實現一個不可能的“願望”:讓人工智能設備與Stevie Wonder配合完成二重唱。在相關領域的專家、音樂家和粉絲的幫助下,Davide開發了Gogo,並且幫助Gogo 完成了它的“夢想”。

Davide的設計在本質上具有諷刺意味,他試圖研究表達這種“人性化”設備(人工智能)在全世界範圍內所帶來的倫理和道德影響。

以上就是高老師在聖馬丁為大家帶來的關於MA Material Future的內容了

從這個課程的教育理念和教授的對話中

我們能發現國外院校的教育中,越來越多的融入跨學科的理念

學生們不再單一的學習一個學科而是關注到了各個領域

以“art + design + technology”作為基礎

綜合培養跨學科的問題意識、邊界識別意識、領域互動意識

融合創新出更多適應當下社會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