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紅炸子雞無代碼開發平台獨角獸Airtable宣布完成2億7千萬美元E輪融資,估值達到58億美金。此次融資距上一輪1億8千萬美元的D輪融資才過去了僅僅5個月。

微軟稱無代碼是它的“Next Big Thing”。谷歌說無代碼是下一代的變革和提升。在矽谷,幾乎所有的科技巨頭都有自己的低代碼/無代碼平台——微軟的PowerApps,亞馬遜的Honeycode,Google新收購的Appsheeet等。雖然沒有開源和產品化,Facebook內部也有自建的跨平台框架Native Templates(廣義上算低代碼)來提升跨平台應用的開發效率。

把無代碼的概念做一個比喻:90年代,配合鼠標帶來的全新交互方式,Mac OS和Windows通過可視化操作系統把原本相對小眾的個人電腦市場帶給了更廣闊的受眾——相較於先前的命令行交互,可視化的操作顯著降低了使用電腦的門檻,讓所有操作都更貼近於人的直覺。與之相似,新一代的無代碼工具,通過可視化的交互方式,把原本需要通過寫代碼才能實現的抽象業務邏輯、產品設計和數據配置等通過更直觀、對人更直覺化的方式進行呈現和配置,從而顯著降低了編程的技術門檻。只要你能想清楚你要的邏輯是什麼,這些可視化工具就能夠實現相應的軟件,而這正是無代碼最大的價值。在另一邊,低代碼提供更完整的功能封裝,讓工程師寫更少的代碼來實現更多的功能,從而降低工程師的重複勞動、提升開發效率。

無代碼和低代碼也是不分家的。通常,低代碼工具也會輔以可視化工具,而無代碼工具也會允許用戶通過代碼或API來進行功能的擴充。很多業務可以通過可視化進行清晰的呈現,但不是所有的抽象邏輯都適合可視化。作為早一輩的「無代碼工具」,Excel裡提供了宏函數這個功能,允許用戶在工具預製的公式外也能通過編寫VBA代碼來自定義復雜的函數,從而實現功能的擴展。

因此,無代碼平台通常必須要和低代碼進行有效的整合。絕大多數應用場景和絕大多數用戶都不需要用到低代碼,但平台必須需要一個必要的更強靈活度的入口,允許高級用戶可以通過低代碼或者直接寫代碼的方式來進行更自由的配置,以此保證了產出的靈活度以及更多長尾應用場景的覆蓋。

在2014年Gartner提出低代碼的概念後,很快就被廣泛的採用。他們預估在2021年,低代碼的市場已經帶來138億美金的市場規模,年增速超過22%;2022年市場將進一步加速成長,增速超過30%。

而這個「低代碼/無代碼」的概念其實並不是全新的,這種可視化編程的底層邏輯其實由來已久。

01 前世

低代碼的概念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可視化編程的思想,當時的想法是把很多業務邏輯本身用可視化的方式進行描述,而並不是把整個應用進行可視化的封裝,更多的是業務邏輯或者說代碼的另外一種呈現方式。如果只是換一種呈現方式的話,其實並沒有屏蔽任何技術細節,換言之並沒有幫助用戶把製作軟件變得更輕鬆,因此這個帶來的價值就非常有限。

80年代

微軟於1985年在蘋果上發布了第一個版本的Excel,而這可以被認為是最早一代的無代碼工具。 Excel的高級用戶可以用它進行複雜的數據處理、分析和可視化而無需編寫任何代碼。

隨著不斷的更新迭代,Excel和Office家族中的Word、PowerPoint一起,成長為了所有人電腦中最強有力的生產力工具。在國外,Google Doc依靠協同能力,又進一步把基礎工具的效率提到了新的高度。最近Airtable,作為目前最有代表性的無代碼工具,除了繼承了Excel的生產力優勢和Google SpreadSheet的協同能力外,引入了新一代工具所需的跨平台能力,以及更強的靈活度——把原本只能通過表格來呈現的單一數據,通過更多或預製或定制的靈活視圖,進一步提升數據採集、處理和呈現的能力,從而賦能業務人員,讓他們也能輕鬆實現簡單的輕量級應用的願景。

90年代

來到90年代,微軟推出了Visual Basic,這是最早的幾個被大規模使用的可視化編程工具。工程師用VB在.NET的開發環境下編寫Windows軟件直到現在仍有廣泛的使用場景。但隨著時代的變遷和技術的發展,最新的應用已經幾乎沒有是單純的本地軟件了,因此隨著本地軟件的衰弱,VB也開始被慢慢淘汰。

當網絡成為人們馬洛斯底層需求之一時,所有的應用軟件都必不可免得需要變成一個多端、雲化的應用。原本就是為本地軟件設計的VB/.NET環境的衰弱是大勢所趨,但是它的核心思想仍然是值得借鑒和參考的。如何解決VB本地數據的雲端存儲化、實現應用的跨端運行,這是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完整實現,但筆者認為是新一代可視化工具所必須解決的一個問題,相當於是把同樣的思想在新的環境下面重新進行設計和優化。

世紀之交

時間來到2000年前後,隨著互聯網的興起,市面上開始出現可視化網頁製作工具,其中的翹楚有Macromedia的Dreamweaver(後被Adobe收購)和微軟Office套件中的FrontPage。這兩款工具在當時非常流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定義了交互設計師的職位,因為在此之前所有的軟件和網頁都是由工程師來製作,所有的交互都是按工程師的喜好來設計和實現。通過這兩款工具,沒有太多技術背景的人首次能參與到網頁製作中來,設計出漂亮的靜態頁面。當時網頁的主流形態還是以柵格切分為主的靜態頁面,所以每個網頁裡除了包含頁面的佈局(即長什麼樣子)還包含了數據本身。通過Dreamweaver和FrontPage,網站的製作不再依賴於經驗豐富的工程師,初級編程人員和現在所謂的設計師和內容撰寫人員就能夠獨立完成靜態頁面的製作。當然,這裡的「靜態」指的是頁面不依賴或很少依賴於後台服務器數據的動態加載,也就是一個頁面,不管是誰在什麼時候以什麼方式打開都是一樣的。

對於這段時間,筆者本人感觸很深。當時還在初中的時候,筆者最早也是通過FrontPage開始知道編程、了解互聯網的。印象最深的是,當時FrontPage的配置裡有個詞叫「超鏈接」(HyperLink),現在通常被叫做URL——就是那個網頁上,鼠標懸浮上去會變成一個手、可以用來點擊和跳轉的鏈接哈哈哈。

後來這兩個工具也開始慢慢被淘汰,原因之一是網頁的底層技術變了。大家發現靜態頁面不能很好的滿足所有的需求,網頁開始漸漸變得複雜,從原本單純的訊息輸出向更完整的可交互的應用方向發展。隨著JS的興起以及JQuery的廣泛流行,把數據+業務和頁面呈現進行分離,成為了技術的趨勢。最終網頁成為了一種客戶端,數據存儲和復雜業務邏輯都必須依賴於後端服務器的實現。網頁變成動態的之後,單純的靜態網頁工具就慢慢變得價值不大了。

2010年代

再往後,市面上湧現了一批建站網站,他們提供的解決方案核心是「復用」,也就是把現有的代碼通過封裝成模版來進行重複售賣。通常模版是免費或低價進行售賣,而建站網站主要依靠網站託管,賺取服務器的運營費用。這些建站網站逐漸發現靜態的網頁沒辦法滿足更多客戶的需求,所以他們漸漸發展出來一些動態的功能。他們採用的方式是幫助用戶預製好業務邏輯、預製好後台。在推廣方式上,慢慢演化出了開源以及閉源兩種形態。

開源形態的工具叫WordPress,有一個收費的版本,允許用戶通過插件的方式嵌入更多的代碼,從而實現一些動態或者更靈活的邏輯變換。 WordPress本質上就是一類無代碼工具,插件就是其過渡到低代碼延展的方式。 WordPress平台上有超過5萬個插件,可以靈活擴展產出的網站功能。即使到了今天,全球仍有約35%的網站都由WordPress提供支持,因此,在美國甚至有專職的WordPress開發者崗位,薪資匹配初級工程師。

閉源方面,國外集大成者為Wix和Shopify;而國內用戶由於直接跳過PC互聯網進入了移動互聯網,類似的大型建站網站通常針對於小程序和移動網頁,以微盟、有讚為代表,輔以年輕一點的即速應用、上線了等。此類產品目前通常關注在電商網站這一特定垂直領域,授權創建漂亮的在線商店。他們幫助用戶預製了很多作為一個電商網站需要的業務邏輯後台,給用戶提供了許多漂亮的頁面模版——在一個限定的範圍內,用戶的界面可以進行相對靈活的配置。

其中,Shopify目前已成為最大的第三方線上零售平台,其生態系統覆蓋了2000多個第三方應用程序,而這些應用程序已經被Shopify上運營商店的商家安裝了數百萬次。最近幾年隨著電商的進一步興起,Shopify發展的非常好,過去兩年股價翻了10倍,躋身千億美元市值。而Shopify在東南亞的複製品Shopee也幫助其母公司市值超過1000億美金。

02

低代碼/無代碼的今生在2014年由Gartner定義。 2018年,隨著Outsystems獲得KKR和高盛的3.6億美金戰略融資成為獨角獸以及Mendix以7億美金的價格被工業軟件巨頭西門子收購達到第一波小高潮。這一波消息也引起了國內市場一小波的關注。通過近期的Pre-IPO融資,Outsystems也直接將其估值頂到了96億美金的高度。

但是在國內創投圈沒有看到的地方,Appian,作為Low-Code上市第一股,於2017年成功上市,並在今年迅速提升毛利率後,市值連翻四倍,超過120億美金。而SmartSheet作為商用版協同表格類產品,也於2018年成功上市,市值超過80億美金。

而背後,還有更多的獨角獸在瘋狂成長,包括面向中小企業的表格類產品Airtable、面向企業流程自動化的RPA產品UiPath、面向金融保險頭部企業的表單產品Unqork、面向企業流程管理BPM的Kissflow、面向通用型跨平台應用開發平台的Outsystems、Mendix和Webflow。

不光是傳統軟件行業,低代碼/無代碼在其他行業的滲透可能開始的更早。在工業機器人領域,西門子的編程平台讓機械工程師不需要編寫代碼就能實現邏輯的自由編排;在遊戲行業,Roblox的上市把無代碼製作遊戲的可能性甚至普及到了10幾歲的年輕一代未來。

本質上所有這些低代碼/無代碼的產品是在一根軸上做取捨——一端是極度的靈活,帶來的是產品複雜度以及相對更高的學習門檻(譬如Outsystems和Mendix就面向的是有一定技術能力的IT人員,偏向於提供完全的靈活度和復雜度);另外一端是更強的“傻瓜式”,即替用戶封裝了更多細節,通過預製更多邏輯從而讓用戶需要做的事情更少,但相對的,用戶可以配置的靈活度也顯著降低,以限制用戶可以做的事情的範圍從而降低複雜度(像Airtable和Unqork就是很典型的面向業務人員的“傻瓜式”產品)。如何定位自己的產品,在這根軸上找一個針對於產品目標客群的平衡點是現在所有低代碼/無代碼平台需要深度思考的點。

當然,也正是由於這根軸上分別對應的用戶和場景非常龐大而且複雜,這不是單一一個產品就能完美覆蓋的。 Gartner在其行業報告中也進行了類似的預測,稱到2024年,75%的大型企業將平均使用至少4種低代碼開發工具。

國外的低代碼/無代碼工具在這根軸上的分佈比較均衡,從偏重於技術的高複雜度端,到技術和產品平衡的BPM,再到偏向於“傻瓜式”的表格/表單類產品。相對的,國內的低代碼/無代碼比較集中在相對低技術的“傻瓜式”側。

尾聲

新一代的低代碼/無代碼工具根本上要做的是一種全新的開發環境或者說開發方式。在這種新的開發方式下,為用戶帶來價值的根本原因是它可以替用戶屏蔽掉盡可能多的技術細節,提供盡可能大的靈活度從而達到顯著降低技術門檻的目標。對於Airtable和Unqork的用戶,他們接受的其實正是一種新的編程方式,不再受限於固定的功能模塊,而是在一個比較靈活的平台讓用戶可以自己進行創造,實現自由的業務邏輯配置。

站在之前巨人的肩膀上成長起來,以同樣的願景再出發,最新一代的低代碼/無代碼平台想要的是讓更多非技術背景的用戶也能參與到軟件開發流程中去。不過這一次,在台灣,低代碼/無代碼的出航迎上了風,乘上了SaaS以及企業旺盛的數位轉型需求的風口。